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寻找失踪的朋友
    第二天的清晨如约而至,廉泉用一种奇怪的姿势躺在吴羽的车里,肆无忌惮的打着呼噜,显然是已经睡着了。

     路边树林里清晨早起的鸟儿喧闹的叫声终究还是叫醒了在车里睡得毫无知觉的廉泉。

     “额……”廉泉有些不耐烦的揉了揉眼睛,因为睡姿太过于扭曲,廉泉还幸运落枕了,僵硬的脖子酸痛的感觉让廉泉感觉很不舒服。“等等!”廉泉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喂,她们人呢?”自己突然回想起来昨天吴羽和吴言两人说是要方便一下,自己实在有些累了就早早的在车睡过去了,连她们回没回来都不知道。这该怎么办啊,廉泉心急如焚的想到,这荒郊野岭的,总不能去找人来帮忙吧。身为一个资深路痴的廉泉顿时犹豫了,虽然自己并不是害怕些什么,但这种情况一定要冷静下来。

     “嗯……”廉泉跑到道路中间准备先拦下一个路过的车,自己回到市里先报警吧,不然自己就这么贸然的冲进这后面的森林里,先不谈找不找得到吴羽姐妹,以自己的认路的实力,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回去的路啊。

     就这样,廉泉认真的等待着过路的车。

     一个小时过去了,廉泉依旧在认真的等待着过路的车……

     两个小时过去了,廉泉有些不耐烦的在等待着过路的车……

     两个小时零一分钟过去了,“不管了!什么鬼地方啊,连个路过的车都没有。”廉泉终于等不下去了,这段时间竟然连一辆路过的车都没有,与其在这里干等着,还不如自己在附近找找,说不定就会找到到现在还是没有一点儿音讯的吴羽姐妹呢。但是她们回去哪里呢?廉泉心里有些奇怪的想到,看她们的反应,应该过去没有来过这里才对,夜里那么黑,最大的可能就是在这后面的森林里迷路了吧。但也说不定遇到什么麻烦事儿了,现在这种没有外援的情况还是早点儿去找她们好了,虽然很冒险,但总比在这里什么都不干要强吧。

     抱着这种视死如归的心情,廉泉毅然决然的走进了吴羽昨天带着吴言钻进去单位那个树林里。千万别遇到什么麻烦的事儿啊,廉泉心里默默的祈祷道。我还想着早点儿回学校呢。

     与此同时,一夜未眠的钱肖琦的父亲老钱在网上生气的看着各路媒体和众多吃瓜群众对自己的所谓“客观评价”。

     “简直就是无理取闹!”老钱愤怒的狠狠地拍了几下桌子。网络上的论调出奇的一致,非但没人站在受害人这边,反而这些无所事事的人却出奇的团结一起来把枪头对向自己和自己的企业。表面上是在谴责自己这个“无恶不作”的黑心商人,其实就是一群跟风的人罢了,不过没想到这帮绑架犯竟然如此的肆无忌惮,竟然还鼓动了一些媒体来帮助他们造势。现在的情形反而老钱成那个逼人犯罪的坏人了,而绑架者成了伸张社会正义,惩罚作恶商人的正义伙伴了。

     这就是舆论暴力的恐怖之处,总有人会用一些小手段就轻松让社会大众跟着自己的脚步,群众们看到老钱过去的那些恶心的行为,从而就直接把他归类成了那种为富不仁的恶人,却没有注意到这一切都是在那钱肖琦的性命和老钱努力一辈子的成果在开玩笑啊。

     “喂?陈叔,麻烦你过来一下。”老钱眼里漏出那种久经商海的一股狠劲儿,自己的儿子才失踪一天,就能引起这么大的反应,一定是提前就在各个方面打通了关系,仔细调查后一定会查出他们的蛛丝马迹的。你想和我玩儿,我就让你你吃不了兜着走!老钱愤怒的把手机摔到了桌子上,一脸恐怖的表情的说道。

     果然,不出所料,廉泉在走进那片儿树林不久,就彻彻底底的迷失了方向,自己想回头的时候,却发现这树林里四周怎么都长得一样啊。论一个路痴的痛苦,也不过如此了。曾经廉泉也没有发现过自己有这个毛病,直到自己得脑膜炎之后才有了这种情况,天知道这两者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虽然自己感觉一直就在原地绕圈子,但廉泉还是在不停四处乱转着试图找到吴羽和吴羽姐妹,廉泉的内心里说实话是非常自责的,如果自己可以早点儿发现吴羽姐妹没有按时回来,或许自己能更容易找到她们吧,让两个女孩子在这种森林里走丢也太危险了。

     到处都是长着发黄叶子的树,虽然已经临近了冬天,但青彦这种稍微偏南的地理位置还是不像同时的北方一样早早的就寒风呼啸衣襟颤了。相比之下现在青彦的中午还是有些热的,但廉泉哪里顾得上天气是怎样的啊,越走越远,越走越偏的廉泉慌张的寻找着失踪的吴言姐妹,在这里对于廉泉来说简直就是迷宫一般的树林。

     但事情并没有像廉泉想象中的那样陷入困境,正当廉泉心里有些绝望的时候,他终于在大概离开出发点两个多小时的时候在一座小山丘的下面发现了一个类似于驴友露营的大概有十几个人的营地。

     “我的天……”终于在这个鬼地方遇到人了,正当廉泉准备兴奋的向那个营地走去寻求帮助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些不太对劲儿的地方。

     在营地的后面的山丘下有一个出口不大的山洞,而且从远处就可以清楚的看到进进出出的人手里都拿着砍刀和铁棍之类的武器。该不会是偷猎的人什么之类的吧,廉泉有些担心的想到。喂,万一吴言和吴羽被这帮人抓起来怎么办,虽然自己有些路痴……很路痴,但也大概清楚这里离吴羽车子抛锚的地方也不过一两公里的样子吧,吴羽姐妹没有任何理由的一夜未归,肯定和这个营地里的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吧,总之先想办法进去那个山洞里看看好了。

     廉泉悄悄的接近了那个神秘的营地,静静的观察了一段时间。外面大概有九个人,山洞里大概有六个人左右,从他们轮流出入的频率来看大约半个小时就会有三个人进去换班,生活用品做饭的地方都在山洞外面,因为周围的环境没什么好的掩饰物,所以廉泉也没敢再接近这个营地,从远处只能看到这些东西了。而面对这种情况廉泉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自己出来时背包里带的东西,半盒烟,一个打火机,两瓶水,一盒压缩饼干,一瓶白酒外加一些自己的书。这些东西也太少了吧,总不能点根烟去和这帮人聊天吧。

     “等等……”廉泉看到了地上的枯叶,嗯,我好像有办法了,廉泉拍了下脑袋,虽然很冒险但却值得一试……

     钱肖琦虽然很困,但是在这个密不透气的山洞里想睡着都是一种奢侈啊,钱肖琦不知道现在自己到底被绑架了多久了,外面的情况也是一无所闻,就算问了这些看守自己的人,回复自己的也只是几句难听的垃圾话而已。大概有两三天了吧,钱肖琦有些绝望的想到,其实才过来不到两天而已,这两天以来,钱肖琦只吃了一顿饭,喝了一些水而已,虽然想趁着上厕所了解一下周围的地形环境,但没想到去厕所都要蒙着眼睛。但从外面的空气来说肯定不是在城市里,自己昏过去大概也就两三个小时的样子,这样一来这里也差不多就在青彦市郊的样子了。绑匪说的话没有外地方言的味道,应该就是青彦当地的人,看守的人大部分都是一些智障的杀马特青年,大概也就是青彦当地的一些混混罢了,山洞看起来不大,但是感觉很深,因为从这里看不到一丝外界的光,也不知道这种时候这些人会提出什么条件来为难父亲啊,钱肖琦即使深陷困境,也不忘仔细的分析一番当前的信息,但这又有什么用呢……钱肖琦颇显无奈的想到,纵然纵然自己知道再多的信息,不能告诉外界就没有任何作用。

     钱肖琦靠着背后的坚硬而冰凉的岩石,有气无力的打着哈欠,好饿,好渴,浑身好疼,这就是钱肖琦现在唯一能感觉到的东西了。

     旦逢绝望之时,必有希望之光。钱肖琦昏昏沉沉中突然闻到了一股什么东西被烧焦的味道,紧接着浓重的烟雾便开始从出口的地方疯狂的涌了进来,迅速的布满了整个矮小的洞穴,看守钱肖琦的人顿时乱作一团,从洞穴里甚至能听到外面隐约呼救的声音。

     有地方着火了?这不是逃跑的好机会吗!钱肖琦兴奋的想到,不管外面有什么情况,总之现在就是趁乱逃跑的好机会啊。

     钱肖琦拼尽全力,从地上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但却立刻被浓烟熏得又摔了下去。这总不能爬出去吧,钱肖琦看着自己被绑着的双手,这爬在明天才能出去吧。但正当钱肖琦想着怎么逃跑的时候,却感觉到有人抓起自己的衣服就把自己往外面拖。原来是看守自己的那几个人发现自己想要逃跑的行为了,毕竟自己是他们最重要的人质,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这么让自己跑了呢。

     钱肖琦被这些人一路往外面拖着,背后的衣服都被粗糙的地面磨破了,后背也被地上小石子磨得鲜血淋漓。钱肖琦虽然疼的直呲牙,但这种时候这群绑匪哪里会在意钱肖琦的感受。

     被拖行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钱肖琦回过头已经隐约看到了浓烟中山洞外面的依稀的光亮。同时,钱肖琦似乎还发现了山洞那个无比熟悉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