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我还是回来了
    廉泉趁吴羽没注意直接跳过灌木丛,因为廉泉很好奇吴羽到底在偷偷摸摸的看些什么。但廉泉发誓如果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自己打死也不会跳过去的。眼前的一切惊的廉泉简直把下巴都掉在地上了。

     两个浑身肌肉的男生几乎脱光了在灌木丛的这边在热烈的激吻中,吴羽满脸通红的躲在廉泉的身后,廉泉的嘴角非常不自然的抽动了几下。我靠,你怎么不早说你看的是这种事!廉泉僵硬的看了身后的吴羽一眼。

     你又没问我!吴羽一脸无辜的回应道。

     两个缠绵在一起的壮汉发现了身后的吵闹,两人不快的站起身来,气势汹汹的走到了廉泉面前。

     “你有什么问题吗?”其中一人光着的上身,愤怒的瞪着廉泉。

     “兄弟,咱们可不可以当作没见过面啊。好不好?”廉泉有些心里没底的说道。

     “不好。”

     “这都是误会,咱……”廉泉话音未落就看见一个馒头大拳头向自己挥了过来……

     深夜的侦探社的社团活动室里,吴言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长袖外衣和一条新新的牛仔裤,一脸轻松的坐在活动室的桌子上,周围的椅子坐着这些日子来新加入侦探社的七八个大一新生,可能是因为同为一个年级的原因,吴言和这几个新部员在活动室聊的非常开心。本来打算着在这周末来总结一下社团所取得成果的,顺便给这几新人一个下马威来确立自己在侦探社里的地位的,但没想到几个同年级的同学一闲聊起来就完全忘记了时间,一回头才发现已经到了晚上了。

     有些失望的吴言看了看表。“今天就到这里吧。”看来今天也没什么时间了,还是回头在做总结吧。其实如果就算要做总结,吴言也无非就是夸夸自己这短短半个月对侦探社那小小的贡献罢了。

     但就在此时,侦探社的门被重重的敲了几下,而门那头传来了一阵阵的微弱的呼救声。但在安静的夜晚里显得格外清晰。

     “这是什么啊……”新来的部员们显得有些慌张,而且吴言也有些害怕,万一又是什么过去的仇人过来报复该怎么办,吃过亏的吴言显得更要警惕一些,毕竟当初就是因为不小心而被钱肖琦的那些疯狂的粉丝们报复了。吴言向坐在椅子上的几个新生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不要慌张,吴言并没有像过去那样的遇到事情手忙脚乱。反而展现出了极大的进步,小心翼翼的搬来一个椅子,站在椅子上从上面的门窗上悄悄的探望着门外。可惜过道里的灯是灭着的,什么都看不见,而且外面的呼救声也消失不见了。

     吴言看了看还在那里慌张等待的新部员们,鼓足了勇气。凭什么我就要害怕嘛,我经历的事可比这些新人多多了。吴言慢慢的退开了侦探社活动室的门,却发现门前什么人都没有,这就更奇怪了,明明听见有人求救的,怎么一开门就不见了嘛,莫非真的是遇到了晚上就出没的女鬼?想到这里吴言突然感到背后一凉,还是赶紧让部员先安全的回宿舍吧。

     正当吴言打算关上门的时候,自己的脚被一只小手抓住了。

     “啊啊啊!!!”吴言下意识的大叫了一声。发现了躺着地上的廉泉和被廉泉无情的压在身下的吴羽。

     “他们都是谁啊?”一个新部员指着蓬头散发的吴羽和在桌子上趴着不愿意动弹的廉泉,有些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吴言部长会从外面背回这么两个奇怪的人。

     “咳咳。”吴言有些尴尬的咳了几声,示意廉泉不要再睡了。“这两位,就是上届咱们侦探社的部长和现任的侦探社的部长……”吴言表情显得有些无奈,怎么这俩活宝会遇在一起嘛。

     吴羽害羞的红着脸,站起来向几个新人问了下好,而廉泉依旧趴在桌子上睡得浑然不知。

     “好了,说说你们怎么会遇在一起的。他怎么又会变成这样的。”吴言扶着自己的额头,指着昏睡在那里的廉泉,头疼的问道。

     “这个,”吴羽的脸更红了,有些为难的说道,“这,这可说来话长了。”吴羽突然灵机一动,似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这个嘛,今天中午我本来在学校里观赏秋景。”

     “秋景?”吴言有些怀疑的问道,外面怪冷的你还有心情看风景。

     “你听我说完嘛。”吴羽有些紧张的抱怨道。“然后我就发现有个猥琐的老男人一直在偷窥我,所以我就很紧张啊!我就赶紧离开了那个地方。”吴羽边说边用自己的小手比划着,“然后我就跑呀跑,那个男人就追啊追。然后……”

     “你就被抓住了?”

     “然后我就发现我迷路了……”

     “额(⊙o⊙)…那那个男人肯定被你甩开了吧。”吴言有些担心的问道。

     “那个男人就是他……”吴羽用自己的小手指了指廉泉,对不起了廉泉,为了我,只能冤枉你了。

     “什么!?”吴言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然后我俩就一起迷路了……”吴羽的这句话倒是真的。廉泉和吴羽确实被那两个壮汉追得迷路了,直到刚才才找到了侦探社的活动室,而这个无耻的廉泉却直接说累了,让自己背着他回社团。

     “你们俩在这个学校都住了三四年了,还找不见路吗?”吴言有些生气的说道,真是两个路痴啊……

     “哇啊啊。”吴羽看到妹妹有些生气了,假装委屈的哭着扑向吴言的怀里,疯狂撒娇的在自己妹妹的胸前占着便宜。明明比我小四五岁,还发育的这么好,吴羽心里默默的流着泪道。

     “没,没事儿啦。”吴言显然在这么多人面前有些不好意思,无奈的安抚着姐姐。“好了,我不生气了。”确实吴言生气的唯一原因也就是被两人突然吓了一跳而已。

     吴言摸着姐姐的头,转过身来看了一眼趴着桌子上呼呼大睡的廉泉那有些陌生又熟悉的面孔,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里一直有些心虚的感觉被填实了一样舒服。“欢迎回来,廉泉。”吴言心里悄悄的说道。

     而就在此时,钱肖琦的家里,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回家的钱肖琦的父亲终于回来了。与此同时钱肖琦也鼓起勇气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但还是决定先和自己的爸爸坐下来好好谈谈。

     “肖琦,你有什么事儿吗?”钱肖琦的父亲看到自己的儿子罕见的出来迎接自己,老钱有些意外的说道。

     “爸,我想和你谈谈。”

     ……

     在钱肖琦家的书房里,昏黄而优雅的灯光点亮了这偌大的书房,老钱一身睡衣的坐在椅子上,轻松的翘着二郎腿,他也想看看这几天的闭门思过让钱肖琦有没有什么变化。而钱肖琦严肃的站在自己父亲的面前,实话说自己非常明白父亲想要听些什么话,但钱肖琦也明白如果自己在这里妥协也证明了自己确实只是一个只能靠爹的废物而已。

     “有什么话就说吧。”老钱自信的认为肖琦一定会妥协,自己的儿子自己是最清楚的,此时肖琦的最优选择只能是向子己妥协,否则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我要回学校。”

     “可以。”

     “我要你别再派人跟着我。”

     “可以。”

     “我要成为一名侦探。”

     “不行!”

     “为什么!”

     老钱愤怒的重重的拍了下桌子,看来钱肖琦这几天根本没有任何长进“因为你还有更大的责任,对这个家,对你自己,还有你的妹妹!”老钱已经开始发白的鬓角因为生气而微微颤抖,自己一生的心血,怎么能连一代都穿不下去呢?

     “那是你的责任,这个家早在妈妈去世的时候就没了。”相反,钱肖琦并没有生气,而是一脸严肃的向自己父亲回应道。

     “你混账!”老钱冲上前去,结结实实的给了钱肖琦一巴掌,而钱肖琦并没有躲避,而是硬生生的挨下了这巴掌,毕竟他是自己的父亲。钱肖琦顿时感觉天昏地暗,左脸也一下子肿的老高。

     “滚!”老钱对钱肖琦刚才的一番话惹的心绪不宁,愤怒的指着门口向钱肖琦吼道。这小子怎么就不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明明就是为了他好,还不知好歹的提自己过去的伤心事。

     肖琦看着老爸痛苦而失望的样子,也意识到也许自己说的有些过头了。自己母亲的事,也许是父亲一生难以忘怀的事吧。钱肖琦看了父亲一眼,默默的离开了书房。

     老钱痛苦的扶着桌子,慢慢的坐了下来,拉开抽屉,上面有这一家三口的合影,年轻时的老钱,一个年轻而优雅的女子和她的怀里那个嗷嗷待哺的小孩儿。

     这是一家人最后的一次合影。钱肖琦的父亲罕见的充满泪花的看着这张有些年景的照片,“对不起……”老钱似乎用尽了浑身所有力气挤出了这三个字,也许是因为不听话的儿子,有也许陷入了过去的回忆。钱肖琦的父亲看着照片静止了半个多小时,终究作为身经百战的男人,终于把眼前的泪花忍了回去。步履阑珊的走到书房的门口,轻轻的推开门,看着钱肖琦的房间,悲伤的说道。“傻孩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