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决战
    “没错,就是我逼死的廉泉……”吴羽若无其事的笑了笑。对于廉泉的死貌似吴羽心里没有一点儿的芥蒂,当然这是让吴言不能接受的。

     “什么?”吴言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姐姐,“你……怎么可能?为什么……”吴言是绝不会相信自己的姐姐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和自己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姐姐,但从小和自己玩到大的,显然知道吴羽不是那种冷血的人。

     “很奇怪?是吗,但其实这就是我做的,妹妹。”

     “那,为什么呀?廉泉和你不是关系很好的吗?”吴言还是一脸不解,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的姐姐会这么做。

     “我给了他机会,但是他自己并没有把握而已。”吴羽依旧神情自若的说道。“你还记得我爸爸吗?”

     “舅舅?他不是很久以前就过世了吗?”

     “他没有死,他只是换了个名字躲了起来,为了逃避那些讨债的人。”吴羽眼神中露出了一丝狰狞,愤怒扭曲了吴羽可爱的面容,这让吴言看着不禁的背后发凉。“而廉泉却直接要了他的命,而老爸至死都没能向那个男人报仇。”

     “你在说些什么,姐姐,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吴言现在脑子还是一片糊涂,什么那个男人,什么廉泉要了舅舅的命,吴羽在说些什么啊。

     吴羽并没有回答吴言的问题,而是用力的拍了拍手。“辛亏房东是我们的人,既然你都找到这里来了,就不能让你轻轻松松的回去了。”

     从吴羽身后的房门口冲进来了三四个穿着黑色外套的打手模样的人,就像那天在‘三崖’上跟在吴羽身后的那群人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此时他们都是赤手空拳的,对付一个女孩子这些人还是有些把握的。

     显然他们的考虑是多余的,吴言并没有像他们所想象的那样奋力反抗,而是乖乖的被这几个打手抓了起来。吴言直

     知道即使自己反抗也是没用的,自己哪里打得过这几个彪形大汉呢。

     “你倒是出乎意料的听话呢,妹妹。”吴羽在一旁面无表情的说道,她还以为吴言会拼命的逃跑呢。吴羽顺势挥了挥手,几个黑衣打手便架着吴言向外面走去。

     “如果还有人来找我,记得再给我打招呼。”吴羽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有些厚度的信封,走到了房东老太太的面前,笑着放到了她的手上。而我们的房东自然是半推半就的接受了这个信封,并许下了一定合作的承诺,丝毫没有怀疑这帮人到底是什么人,是干什么的,一些小恩小惠就收买了他们的警惕心。

     吴言被押着走出了吴羽所租的房子的单元楼,外面的天气已经到了深夜,除了小区外街道上偶尔路过的汽车的声音,周围简直安静的吓人。吴言穿着自己从艾奇家里出来时所穿的有些破破烂烂的衣服,虽然洗过澡后身上是干净了,但头发凌乱的披散着,加上自己不知所措的表情,现在看来还是显得格外狼狈。

     吴言在单元楼门口停了下来,向着背后像个小孩子一样跳来跳去的吴羽看了看。

     “怎么了,我的妹妹?”吴羽变回了往常一样的活泼可爱的样子,貌似关心的探着头向吴言问道。

     “你打算带我去哪?你想干什么?”

     “这个嘛,你虽说是我的妹妹,但你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打算杀人灭口吗?”吴言冷笑道,这些不都是你自己告诉我地位吗?

     “那倒不至于……”吴羽走到了自己妹妹的面前,用手捏了捏吴言的脸,紧紧盯着她那如水晶般有神的眼睛。“我打算拉你入伙啊,妹妹。”

     “什么?不可能。”吴言惊讶的看了看自己的姐姐,又迅速毫不犹豫的否定了。

     “别这么快做决定嘛。”吴羽有些不开心的撒娇道,这几天来似乎每个人都在否定自己,这不得不让吴羽觉得有些生气。

     “你觉得我真的去和你一样做个罪犯吗?”吴言眼中的那份坚定,像极了廉泉。这让吴羽觉得非常讨厌,明明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妹妹,为什么一个认识了不到半年的廉泉对她的影响会比自己都大。

     “真是有意思,谁才是罪犯,你知道吗?”吴羽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的妹妹。“那些打着正义的旗号,却做着自私自利,损害别人利益的事情,到最后一跑了之,不负责任的人。”显然自己父亲的事情让吴羽对这个社会的不公平产生了极大的仇恨,也确实那些过去的让人心痛的回忆,哪怕是个局外人都无法接受这种惨无人道的闹剧。

     “你这不也是一样吗?打着复仇的旗号,最后却被你们首领当枪使?”吴言冷笑着看着姐姐,不管你理由多么神圣而高尚,他们的行为还是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每个人都用不合理的行为去报复社会的不公平,那才是真正的混乱了好吗?

     “你,为什么就不明白!”吴羽此时的心情已经开始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因为愤怒而扭曲的笑脸此时看上去无比的狰狞,一股不合时宜的杀气在这里蔓延。

     时间就像在此时凝固了一样,吴言看着自己的姐姐瑟瑟发抖,她不明白是什么让自己曾经的姐姐变成了这样,疯狂的让人感到恐惧。

     吴言就这么被黑衣打手押着,双肩早就已经痛苦不堪,再加上寒凛冽的寒风和这身破烂的衣服,自己多么希望这时有人可以来救救自己,可这种时候又有谁会来救你呢?

     而吴羽的心里此时此刻做了一个非常恐怖的决定,自己的这个妹妹太讨厌了,讨厌到自己都产生了怎么样让她痛苦的去死的想法。

     一个穿着大风衣,戴着一个宽檐高帽,脸上还戴着口罩的路人突然出现在了吴羽的面前,而且这个人看到了眼前被抓的吴言并没有选择视而不见,而是停了下来,面向着吴羽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

     “你**的在看什么?”吴羽手下的一个黑衣打手厉声的向这个路人说道,还真有这种不知死活的人想要管闲事啊。

     “你就是这么管教你的手下的吗?吴羽学姐。”路人摘下了自己的帽子,一缕额头上的亮眼的黄毛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你是……”吴羽有些想不起来自己认识的谁有这个特征了,但好像确实很眼熟。

     艾奇摘下了自己的口罩,直接脱下了身上的风衣外套,露出了里面有些发旧的白大褂。白大褂,黄色头发……

     “真是健忘啊,吴羽学姐。”艾奇眼中带着无尽的愤怒和兴奋,紧紧的盯着吴羽的眼睛一动不动。

     “艾奇?你,怎么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艾奇毫不犹豫的回击道。“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敢相信你怎么可能是逼死廉泉的凶手,不敢相信钱肖琦怎么可能竟然是你的帮凶,不敢相信你怎么可能会为了仇恨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你……是怎么知道的!”吴羽被说的有些哑口无言,艾奇也知道的太多了吧,最重要的是他竟然都知道了钱肖琦没有死的消息,那就意味着艾奇也是必须消灭的对象之一了。虽然有些舍不得,但不得不说你艾奇今天是难逃一死了。

     艾奇笔直的站立在寒风中,月亮被薄薄的乌云遮挡了起来,艾奇依旧像一匹饥饿的野狼一般死死的盯着吴羽的眼睛,此时的吴羽还没有收敛起自己疯狂的面容,神情仍然显得格外恐怖。而艾奇的拳头也紧握着,他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宰了眼前的这个女人。

     “所有的信息都是来自于廉泉手机里的录音,他把你们在‘三崖’那天所说的一切都录了下来。”艾奇还是回答了吴羽刚才的疑问,顺便摇了摇手上廉泉的手机。

     “你知道,只有死人才会永远闭嘴。”

     “确实,这也是你为什么还活着的原因。”

     “你既然愚蠢的说出了你的秘密,还想着从这里活着回去吗?”吴羽身后的五六个打手迅速的把艾奇包围起来,随时准备要了艾奇的性命。

     “吴羽,你真觉得这些人就能对付得了我吗?”艾奇摘下眼镜,用着一种嘲讽的语气向吴羽说道,摆出一副有本事你就来干死我啊的样子。

     索性这些人并没有嚣张到带着枪来,要不然想必艾奇早就被打成筛子了吧。

     “啊?抓住他!”吴羽摇了摇头,向身后的打手们挥了挥手。非常纳闷这人怎么到这种地步还这么嚣张,但她还是冷静的认识到如果当街行凶的话风险太大,还是先把他抓住,带回去在做打算。只不过在做什么打算艾奇你都别想活着回去了。

     几个打手一拥而上,准备迅速的抓住艾奇。但原本纹丝不动的艾奇也瞬间做出了反应,弯下腰,动作流利的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石灰粉,直接醐到了冲在最前面的那两个打手的脸上。顿时两个人痛苦的嚎叫响变了整个小区,当然这还没有结束,后面还有三个速度慢了一点儿但体格更壮的男人向艾奇冲了过来。艾奇躲闪不及,脸上直接挨了几捶,狼狈的被打倒在了地上。三个人扑上来准备把艾奇绑起来,因为看上去艾奇这种小身板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力了。刚挨了几拳就不行了,就这还要给别人出头,黑衣打手们的心里嘲笑道。但正当他们以为艾奇束手就擒的时候,艾奇又从右手边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十几公分的钢针,大概二十多根的样子,抓过一个黑衣打手的手臂便向他的关节处用力扎了上去……

     惨痛的现实告诉我们,永远别去招惹一个学医的人,因为他们比你自己还要了解你的身体。

     艾奇脸上被打出来的黑眼圈即使在夜晚都清晰可见,一顿缠斗之后,三个彪形大汉的手臂,后背,颈椎处都插着钢针,倒在地上痛苦的蠕动着。艾奇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如果不是早有准备,恐怕自己就算拼了命也对付不了这几个人吧。

     “真是,烦……”艾奇上气不接下气的嘟囔道,他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就报了警,可谁知道齐傲天那个智障一知道是艾奇报的警,并没有迅速的做出反应来支援艾奇。反倒是艾奇拖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一点儿警察的影子。

     “哦?看来你不只会玩儿一些嘴上功夫嘛。”吴羽看到艾奇竟然打倒了自己这么多的打手,却没有显出一丝的慌张,毕竟艾奇看上去也已经筋疲力尽了。“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做到这种地步,你又有什么目的?”吴羽慢慢的走到艾奇面前,踮起脚尖可爱的向他问道。

     “放了吴言……”

     “凭什么,你现在可是自身难保啊。”

     “我可是报了警才来的……”艾奇喘着粗气的说道,可谁知道这群警察什么时候才来啊。“不放了吴言,我拼了命也会留下你的。”

     “那我怎么没看见有什么警察呢……”吴羽冲着艾奇疲惫的脸调皮的笑了笑,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呢?

     可是吴羽的话话音未落,外面的警笛声就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艾奇听着这如天籁之声的警笛,反而调皮的向吴羽耸了耸肩,姑娘,我可没骗你啊。

     “切……”吴羽生气的拍了下自己的嘴。嘟着嘴故作生气的样子,用小手指着艾奇说道:“这次就算你赢了,你给我等着!”

     吴羽和自己的几个手下抱头鼠窜,甚至连自己几个受伤的同伴都丢下了,这似乎是艾奇最愿意接受的结果,但警察来了以后的结果却令艾奇大失所望。

     “艾奇同学,你涉嫌扰乱公共治安,以及打架斗殴,请和我去趟警局。”齐傲天警官故作正经的说道,其实他也就是为了恶心艾奇一下,谁知道艾奇在齐傲天这里的仇恨值这么高。

     “喂,我可是受害者,他们……”

     “闭嘴!到了警局再说!”齐傲天警官匆匆的打断了艾奇的辩解,显然艾奇对齐傲天的这种莫名其妙的敌意觉得非常生气,但他也知道在这里和警察争吵也没有什么必要。

     “很好,您做的真棒,我这辈子也忘不了你,齐警官。”艾奇冷笑着看了看齐傲天。

     “再加一条,威胁警察,妨碍公务。”齐傲天显然对艾奇的不痛快觉得非常高兴,也是时候打压一下这些年轻人的嚣张气焰了。顺便拍了拍艾奇的肩膀,而他也没有反抗便被旁边的警察带走了。吴言原本想站出来替艾奇说话的,却被艾奇制止了,毕竟齐傲天的目的只是为敲打一下艾奇罢了,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恶意,这时候你和他纠结这个问题,反而会引来更大的报复。

     初冬的夜晚,还是熟悉的寒冷的味道。天气变得快,南方的房子里还没有暖气,这让人猝不及防的天气总会给人一些惊喜。刚才密布的乌云化作了丝丝细雨,冬天的雨,也有丝毫不逊色于雪的威力。吴言一个人,带着一个好心警察给她的伞,孤独的从警局走了出来,做完笔录的她远比艾奇面对的事情要简单的多。除了淅淅沥沥打在伞上的雨滴声,自己的脚步声和偶尔路过的汽车马达声以外,深夜里再也没有任何的声音。吴言累了,只是一味的无意识的朝着学校的方向走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使原本就身心俱疲的吴言变得更加反应迟钝,什么姐姐的故事,什么自己差点儿被绑架,自己都不在乎了,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快点儿回到学校,睡一觉,然后醒来之后可以顺利的吃个饭,换身衣服。

     学校似乎是那么的遥不可及,但在吴言大概走了两个多小时以后也还是回到了学校,虽然回来的很晚了,但热心的保安还是把吴言放了进来。

     吴言知道现在自己的舍友应该都睡下了,自己就自觉的到社团活动室凑乎一宿算了。

     摸着黑吴言都能熟练的找了个空位子,吴言自己都惊讶原来自己已经这么熟悉侦探社的活动室了,虽然仅仅加入这个社团算起来也就三四个月的样子,但她经历的事情可一点都不少啊。

     来不及回想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吴言刚低下头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就在廉泉过去最喜欢的那个靠着窗子的位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