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第二十一章
    他用手撑住身体想坐起来,未料到肩膀却被人按住。

     “躺着休息。”亦潋面色如常的按住南卓的肩膀,语气很平淡,手上的力度却绝对不轻,即不弄疼南卓,也不让对方动弹。

     南卓直视的看着对方,说:“我还没严重到动弹不得的程度。”

     “那当时在担架上昏过去的人是谁?”

     “那只是我太困,睡着罢了。”

     话毕,南卓伸手抓住肩膀上的手腕,一个用力,结果没能把对方的手掰开,反倒是亦潋压低了身体,一时间二人脸庞凑的极近,炽热的呼吸交错在一起,分不清究竟是谁的。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打开,只见简安跑了进来道:“亦潋,关于荒矢七号星的事……”他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了里头的场景,登时觉得尴尬无比。即刻反应过来后,他咽了咽口水,小声道:“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因为门口的视线被亦潋挡住,因此他并不能看见门口的简安,只是听声音有些耳熟,而最后那句‘你们继续’这话,让他不由得他眉头一皱。

     这个人到底是误会了什么?

     “等下。”就在简安拼命降低存在感准备带上门出去的时候,南卓突然开口喊了一声,意识到这声是南卓喊出来得,顿时有些尴尬,不知道是该走还是停下。所幸这时候,亦潋终于抬起身体,南卓也想坐起来,结果肩膀却还是被按住的。

     亦潋伸手拿过旁边一个小型遥控器,说:“不要动。”话落,南卓便突然感觉到身下的床铺在动,上半部分慢慢随着床铺抬了起来。

     差点儿忘了,还有这功能,这下倒是省力了。

     “找我什么事?”亦潋这才看向还在门口处纠结是该走还是该留的简安。

     简安抿了抿唇,眼睛分别在房内二人脸上扫过,想到刚刚亦潋那般细心的模样,心中就忍不住啧啧两声,不过此时二人脸上均是面无表情,并且十分默契的将视线投掷于他的身上。

     原本来这儿就是找亦潋说事情要找他汇报,然而此时,亦潋的意思是让他在这儿直接说?

     虽然也不是什么特别机密的事情,但是多少会打到一些擦边球。

     他抬眼看了看亦潋,结果对方给了他一个有话直说的眼神,想了想,还是道:“关于那艘飞船上的所有人都已经抓了起来,荒矢七号星的事情也已经在调查了,不过等派人到那群人口中的根据地时候,都已经没了。”他顿了顿,似乎还想要说什么,但最终看了一眼南卓,还是一个字都没说出口。

     亦潋微微眯起眼睛,“我知道了。”

     “还有一件事,请问那个人该怎么处理?”简安悄悄的瞥了一眼南卓,正色道,因为那时候南卓的那句话,便只是把人抓了起来,亦潋也没说要让他怎么处置洛赫,本想着多少能打探一些事情,谁知道对方的口风紧的不得了,愣是一个字都没翘出来。

     亦潋看了一眼旁边的南卓:“你先把人带过来吧。”

     “……带过来?这儿?”

     亦潋点了点头,等简安一脸困惑的离开房间后,他才转身对南卓说:“这下你要怎么谢谢我呢?”

     南卓瞥了他一眼,没回答,洛赫拿枪对着亦潋的事情他自然记得,因为当时精神恍惚也没过多力气,才没能直接阻止洛赫的行径。他更知道,若不是他的话,换一个人胆敢举着枪对准亦潋,肯定是要当场直接处理掉的,哪可能像现在只是单纯的把人关了起来。

     就在他想着该怎么回答的实话,亦潋又道:“再加上我帮你换衣服的事情。”

     南卓:“……”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果然不是之前那个已经染了血,早已脏的不成样的衬衫,手指微微紧了紧,心下一阵翻涌后,缓缓归于平静。

     反正他有的亦潋也有,换就换吧,有什么好矫情的?身体构造都一样,谁也没占到谁的便宜。

     不过看着亦潋那副笑眯眯的表情,谢谢这两个字还是被他制止在了心底最深处。

     “我睡了多久?”他转移话题问道。

     面对南卓的转移话题,亦潋只是挑了挑眉,倒是也没再继续刚刚的话题,转而道:“从我们上飞船开始算起,一共三天三夜。”

     听到这个数字,南卓眯了眯眼,没想到自己居然睡了这么长时间,再一次深深的觉得此事自己的身体到底有多么不堪一击。

     “伤口还疼不疼?”亦潋突然问道。

     南卓稍微动了动身体,然后才漫不经心的回答:“没什么感觉。”

     亦潋眯起眼睛,没再多说什么,室内陷入一片寂静,南卓打了个哈欠,翻身背对对方,闭上了眼睛。

     虽说是答应了要带洛赫过来,但哪能说来就来,南卓早觉得身体没了大碍,想出院,结果亦潋怎么都不让,偏偏让他再养养。

     直到第三天,简安才把洛赫带了过来。这次终于遵守了先敲门后进来的顺序,生怕待会儿里头发生什么限制级的事情。

     洛赫皱着眉头,面无表情的走进了病房,在看到病房里的亦潋的时候,眼中警惕与敌意乍现。简安单手按住了洛赫的肩膀,带着警告的意味道:“站好。”

     闻言,他收回视线,转而冷冷扫了一眼简安,最终目光才落在病床上的南卓。

     “你说他是救你的人?”亦潋扫了一眼洛赫,淡淡问道。

     南卓眯起眼睛,“我有点事情想问他。”

     “你们以前认识?”末了他又道:“他可是拿枪对着我。”

     闻言,南卓看了一眼亦潋,“算是认识吧。

     亦潋眯了眯眼睛,眸中闪过一抹探究之色,转瞬即恢复平静。

     最后,在南卓的请求之下,还是把洛赫留在了病房,不过由于对方身为犯罪团伙的一员之一,再加上他对亦潋的那番行为,因此他的双手被手铐牢牢铐住,原本就是外人禁止靠近的私人病房外,又派了多些守卫看着。

     随即亦潋和简安一起离开病房后,等到了只有他们二人的地方后,简安才面色严肃开口道:“那伙人知道晶体的事情,而且根据抓到的那群人说,当时他们的探测仪探测到飞船内有晶体的反应。”

     “有晶体的反应?”

     “对,得到消息后我们立刻把带回来的飞船和战舰都搜查了个遍,包括荒矢七号星上的附近位置都搜索了,也没能探测到有晶体的反应。而那艘飞船上的探测仪已经被我们当时的攻击炸坏了,尽管让人复原,但是里面的芯片彻底报废。”

     说到这儿,简安忽然顿住,接着看了一眼亦潋,想了想,还是继续道:“我本来以为是他们说谎,结果那伙人却集体说,探测仪出现反应的时候,正是南卓上飞船后。”

     “所以南卓才会受伤?”亦潋的语气带着些冷意,眼中暗沉,根本看不出什么情绪。

     “对,据说在此之前,探测仪从来没有响过。”简安顿了顿,接着说:“其中有个疑点就是,刚刚那个男人,他一直不肯说他叫什么,我从一个重伤的人口中得知,他是最后留在操控室的人,名叫罗纪。情报部那边把所有人的资料都查到了,唯独查不到这个叫罗纪的人。”

     听到这儿,亦潋脚下的步伐不由得一顿,狭长的黑眸恍若一潭幽幽的深水,沉默片刻后,他才再次开口:“我让你找的东西找到了没?”

     简安点点头:“找到了,我放到了你办公室里。”

     接着亦潋便点头表示明白,二人再次迈开脚步往前走去,边走,亦潋边说:“仔细查清楚那个人的身份,还有这个团伙背后,以及他们是怎么晶体这件事。”他顿了顿,又说:“打伤南卓的人查到是谁了吗?”

     简安点点头,“查到了,按照你说的,已经关押在独间了。”

     接着只见亦潋嘴角扯出一抹冷笑,他步伐平稳,气势凌厉,眼中却是一片阴霾。

     ……

     ……

     病房里,等确定亦潋和简安离开后,他才看向面前站着的洛赫。此时洛赫的双手被简安用手铐紧紧铐住,他瞥了一眼紧闭的门板,眯了眯眼睛,最后眼睛在病房的各个角落扫过,确认没有监控后,掀开被子,盘腿坐了起来。

     腰上还缠着绷带,不过倒也不痛,显然是经过高级治疗仪治疗过了的。

     “元帅,好久不见。”洛赫再次平静的说出了这句话。

     南卓看着他,慢吞吞道:“元帅的话刚刚已经出去了。”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虽然外面还守着其他人,但我想应该也没必要再掩藏那么多。”洛赫说着,嘴角牵扯出一抹轻笑,看上去和之前截然不同,就连手上的手铐也没多在意。

     南卓看着他,没说话,而亦潋反而自顾自的开口:“之前在网上看到你的消息,我就有些怀疑,在你叫出我真名的那一刻我就猜到了,后来去找你说了那番话,我才完全确认。”

     他抬手抚了抚鼻梁上的眼镜,“没想到居然还有机会再见到你,虽然现在的你和过去无法相比,而且还和那个亦潋……结了婚。”洛赫看着他,眼神有些意味深长:“对方是比你还要强多倍的人,你就不怕到时候你的精神力被觉察出不对劲吗?上辈子……”

     听到最后,南卓眸色一冷,打断道:“所以你之前在飞船上的事都是在试探我?”

     “我一向对自己的演技有信心。”洛赫道:“反倒是元帅你,演技还是这么拙劣,居然用什么‘懒惰’来掩盖,而且效果还有些意外?”

     南卓盯着他沉默片刻,才说:“这么说我也可以认为你现在也是在发挥演技。”

     “元帅,你的性格比以前糟糕了好多。”

     南卓挑了挑眉,“谢谢夸奖。”

     洛赫看着他良久,最后在旁边一张椅子上坐下,铐着手铐的手放在膝盖上,微垂着头,刘海在脸上落下一层细细的阴影。

     “我将于八年后,星际历x476年,作为你的下属,死于战场。”